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竹韵小说梅花落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3:26:3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汴京的冬天是美丽的,娇艳欲滴的梅覆上晶莹剔透的雪,清冽而不失雅致。妖而不媚,如同这矾楼的女子,斜倚雕窗沉思的神韵。大宋王朝的繁华都市里,色艺名倾天下的李师师,望着窗外的梅花,想起当年那段流落街头的凄苦生活,心中的郁结久久不能散去。美景如何,美貌又如何?一切不过如烟花那般,绚烂一时,终归落寞,在风中无影无踪。命运总是难以捉摸,也许她该感谢上天赐予的姣颜,使得她在父母双殁无家可归时得以生存,苟活于世间。也许应该憎恨这副皮囊,让自己终世背负着青楼烙印。感激也罢,憎恨也罢,即便是如今风华绝代,她也只是轮回于尘世的柔弱女子,安于宿命亦是的选择。  “姑娘,周公子来了。”门外的丫鬟上前低声道。“请他楼上来叙。”说罢,李师师坐到了紫檀琴前,纤指轻拨细弦,丝丝忧伤便随着悠扬的琴音荡了开来。一名男子踏着琴音,缓步上了阁楼。“师师,我好想你。”来者从身后抱住李师师,动情地说。“邦彦,我也想你。”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似乎是要在彼此身上寻找那点驱走冬寒的温暖,诉说着几日不见的相思。  又是一个七天了,自从那日徽宗驾临矾楼,见到李师师的那一刻起,就宣告了她仅有的自由也变成了。被皇帝看上的人,岂能再见这些市井蝼蚁?青楼薄幸名,怎抵一个安定归宿的幸福?命运轮回,喜忧参半难奈何。外表风光尽占,可内心的凄苦又有谁知道呢?  “师师,跟我走吧,我们浪迹天涯,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平静的生活,只有我们两个人。”望着眼前憔悴许多的人,李师师满含泪水,曾经风流倜傥的文豪才子,在这些不能相见的日子里,在苦苦思念的折磨下,竟然消瘦成如此模样。这是自己深爱也深爱着自己的人啊,如今却连见面都这么困难,叫她怎能不心伤。  “我也想和你走,可是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子脚下你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李师师拿起绣帕轻轻拭着眼泪低声呜咽。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不行呢,你也不能在这里待一辈子啊,叫我如何忍心?”周邦彦悲痛道。  忽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正在哀伤的两个人俱是一惊。“姑娘,姑娘!赵公子来了,赶快收拾一下。”丫鬟急匆匆地敲门,不停地喘着气。“邦彦,你赶快走吧。”李师师慌乱地要送他出门,丫鬟赶紧道已经来不及了。于是李师师让他藏在床底下,周邦彦满是不悦,却又无可奈何。  一个穿着富贵的年轻人笑容满面地走了进来,“师师,今天过得可好?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李师师偷偷地将泪拭干,微微一笑道:“公子身务繁忙,今日怎得有空来此地散心?”。赵公子察觉出李师师的异样,仔细的打量着她,“你哭了,谁惹你生气了?”“没有,只是刚刚看了一卷书,被里面的故事感动了而已,不知公子带的是何物?”李师师笑着掩饰道,如同之前见到赵公子的模样。赵公子看到这娇美的笑容,一时间竟然忘记拿出自己为佳人准备的惊喜了。李师师见他这副呆傻模样,心情倒也清爽了起来。赵公子慌忙从怀里掏出一个新鲜的橘子,原来是地方官员刚刚进贡的特产,表皮光泽鲜亮,嫩滑可爱,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  赵公子便是宋徽宗,由于身份特殊,矾楼的人一律称呼他为赵公子。为了方便与佳人相会,他命人从宫里修了一条通往矾楼的地下通道。  “师师,剥给我吃。”赵公子像小孩子一样的撒娇着,一点都不知道床下藏着的人早已悲愤不堪了。“师师,今晚我想留下来。”赵公子深情地望着李师师,满眼的温柔似乎要把这美人融化掉。爱情总是让人情不自禁,可惜遇错了人,便成了伤。“夜很深了,马滑霜浓,公子还是回去吧。”看着李师师略带疲倦的样子,赵公子有些心疼,也就没再坚持,坐了几刻便走了。周邦彦忿恨之极,酸酸的留了首词后,也很不悦的离去。  矾楼的梅花开得越来越妖冶,干裂的树枝犹如瘦骨嶙峋的老人,虽然看上去苍老,却很有精神。李师师坐在窗前对镜梳妆,镜子中映射的,依旧是悲伤的自己。忽然想起了周邦彦那天临别时填的词,不由自主地弹唱起来,忘情中竟浑然不知有人已经在门口听了一大阵子了。  一曲罢,赵公子拍手称赞:“如此佳词,不知是何人所为?”李师师弹曲心悦,并未察觉到身边人的异样,随口便说是周邦彦之作,赵公子的脸瞬间冻结,拂袖而去。原来那首词写的正是那天他与李师师幽会的情景,李师师方觉不妙。  其实赵公子也是不错的,才貌双全,儒雅高贵,又对李师师如此钟情,还真挑不出一点毛病。只可惜在爱情里,只容得下先来的那个人。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几天之后,李师师便得知了周邦彦被贬出京的消息。  “邦彦,对不起,是我害了你。”灞桥边上,李师师哭成了泪人。“没事的,不怪你,不要哭,你这样叫我如何舍得……”周邦彦心里满是酸楚,恨只恨自己不是帝王之尊,连心爱的人都无法守护。“你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我……”,“别难过,把眼泪擦干,再为我弹首曲子吧。”“好”。  沉重的曲调从纤纤素手中荡漾开来,如这寒风萧瑟,诉那无尽离苦,每一段弦音,都像是心碎的声音。周邦彦和着曲子唱出一首《兰陵王》: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空气中弥漫着离别的伤痛,泪滴在弦琴上,墨染在渲纸间,谱写着两人的心酸凄楚。命运就是这样,注定要错过的人,终是留不住的。  “梨花榆火催寒食,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凄侧,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宴难欢,灯火渐散,船已离岸,佳人苦苦相盼。  一句奈何,碎了多少人的梦想,伤了多少人的心。夜深了,李师师一路悲泣,回到了矾楼。推开门,却看见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原来是赵公子来看她了,只是等得太久,竟然睡着了。赵公子慌忙地站起来,看到李师师红红的泪眼,急问她去了何处,李师师毫不掩饰,愤愤地说了实情。赵公子不再言语,黯然离去。  还是输了,无论我对你多好,你都看不见。我等你这么久,这么久……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又入了寒冬。今年的冬天格外的冷,昨天又下了厚厚的雪,仿佛要覆盖这动荡的局势,稳定这风雨飘摇的国家根基。矾楼的梅花照常开的妖冶,只可惜物是人非事事休。这几年,李师师被召进宫去,如同一只金丝雀,由原本的铁笼,挪到了精致的玉笼,终是逃不过被关的命运。后来徽宗自请退位,而李师师也请求出宫。  靖康之乱,汴京沦陷,徽宗被金人掳去,李师师不知去向。  天寒地冻,矾楼的梅花恐是落了吧,江南街角书贩的摊位前,一位衣着朴素的老妪翻着书,笑了。一行字赫然纸上:  靖康之乱,师师南徙,有人遇之湖湘间,衰老憔悴,无复向时风态。   共 26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急性附睾炎吃什么好 让男性恢复自信
黑龙江专治男科的医院
成年癫痫病的病因有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法甲 网站建设小程序开发报价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