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丁香家万世情结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8:11:0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1、  遥寒从梦中惊醒。  东海龙宫之内,在夜明珠璀璨的照耀下,他看见身穿薄纱的如雪正含笑地看着他,吹弹可破的皮肤在夜明珠璀璨的光辉下呈现出古铜色,盈盈一握的蛮腰和曼妙的身体曲线更是叫人陶醉。  如雪轻盈地走到遥寒身前,将遥寒的头按在自己的胸前,低声道:“怎么?又做了同一个梦?”  温存了片刻,遥寒一把揽住如雪的蛮腰,道:“的确是同一个梦,只不过我在梦中看的越来越清晰,难道它是一种提示?”  如雪的小手拍了拍遥寒的头,她知道遥寒几日以来都恼火于这个梦。在梦里,罗刹并没有死,除此之外,在郇阳寨的某个地方有着无数的桃树,桃花纷飞,景色优美,而问题就出在这些桃花上。  遥寒仰头看着自己的妻子,他没有说话,但是刚才他在梦里看见了一行小字:人间八月已炼狱,一杯浊水一世清。  从床榻旁拿过那把长矛,遥寒抚摸着这个曾经杀死罗刹的利器,心中却有着解不开的谜团。  “事情已经过去了,罗刹的死是你我共同见证过的。”如雪走几步,坐在床头,擦着遥寒额头上的汗水。  “可是这个梦很真实,我猜这梦应该是一个提示,不然我绝不会每天夜里都做同一个梦。”遥寒又拾起那面古盾,目光望向了西北方向。  如雪知道遥寒在想什么,遥寒凝视的正是郇阳寨的方向,尽管他久居龙宫,不过,他却一直念着凡间的家。  “如果你想回去看看,我陪你,或许你能找到一些线索。”  语毕,两人安顿好一切,这才跃出东海。来到郇阳寨时正是深夜,月朗星稀,周遭只有虫鸣,万家灯火早已熄灭。  “在梦里,我分明看见了满地的桃树,桃花纷飞,美不胜收。可是我从小就生活在郇阳寨,我很确定寨子里根本就没有桃树。”遥寒环顾这四周,除了几棵稀稀落落的梨树,这方空间里一无所有。  如雪想起当日斩杀罗刹时,老龙王的一句话,随口道:“如果父王说的没错,你应该就是后羿的后代。”  “后羿?”  遥寒看着漫天的繁星,曾几何时,他坐在自己的院子里,也像现在这样仰望着天空。那时的天空上,有个仙女坐在云端俯视大地,此刻,他挽着那个仙女的手站在同样的地方,心中万分感慨。  尽管遥寒不相信命运,但是很多时候他都无法解释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他想不到自己以凡人之体可以斩杀北海龙王之子罗刹,更想不到自己会娶到一位貌若天仙的龙女。  此番,当遥寒听到后羿两个字的时候,视野终于从璀璨的星空转移到如雪吹弹可破的脸庞上,那一双充满柔情的眸子正闪烁着光芒,纵使看过无数次,遥寒依旧看不够。  双手轻轻挽住如雪柔软的腰肢,一股淡淡的香味弥漫开来,如雪羞赧一笑,道:“那个梦真的是一个预示?”  遥寒皱起了眉头,因为在他很小的时候也听父亲说过自己的祖先,尽管说祖先的时候有所避讳,不过他能从父亲的语气中感受到一股与生俱来的自傲。从那时开始,遥寒就对自己的老祖宗产生了好奇,只是伴随着成长,那种好奇也越来越淡了。  直到自己亲手斩杀了罗刹,而自己祖上传下来的矛和盾在瞬息间化作弓和箭的那一刻,他才感受到自己的血液与众不同。  “我听过有关后羿的传说,似乎跟桃树有着某些关联。”如雪的手落在搂抱她腰肢的遥寒的大手上,若有所思道。  “我也听过传说,可是用什么证明我是后羿的后代?据说后羿他老人家已经陨落在桃桩之下,更何况我的父亲从未提及过有关……”刚说到此处,遥寒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如雪看着遥寒,不明所以道:“你怎么了?”  松开了揽着蛮腰的手臂,遥寒朝着院子的一个角落走去,那里的地上有个黑乎乎的东西,遥寒看着矮下身子仔细查看,这一看不要紧,他险些坐在地上。  “你发现了什么?”如雪已经站在遥寒的身后,看着遥寒身前有凸出地表的一个黑色石头,由于年代久远,那石头的顶部已经裂开了很多细纹。看罢多时,如雪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遥寒起身时,月亮已经升上了天空,在月华之下,群星早已隐去了光芒,尽管看不清月宫的样子,但是遥寒却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见遥寒没有回答,如雪也没再追问,任由遥寒牵着手,朝东海的方向奔去。  东海的疆域辽阔,浩瀚的水面上,虾兵蟹将们正等着二人归来,见天空上出现两道身影,东海翻滚的海面顿时平静下来。  来到龙宫,遥寒坐在椅子上开始思考整件事的脉络,他在梦里看见了数之不尽的桃树,粉色的桃花纷繁芜杂,它们好像没有重量一般,会在空中悬浮良久,之后按着一定的规律慢慢落下,只是那些桃花落地之后就消失了,而问题就出在这里。  如雪没有打扰他,因为她已经从遥寒的眼中看出了不安,她想安慰他,可是她害怕此时的安慰会打破他的思维阈界。  遥寒隐隐感觉到了如雪温柔的眼神,作为男人,他本应该呵护她,但是此刻,这件事却牵扯着他的整个心神。他每天都做着相同的梦,只不过那个相同的梦越来越清晰,以至于在刚才的梦中,他清晰地看见了那些桃树,还有无数的桃花。  “难道……”半晌之后,遥寒像是想到了什么,有些激动地叹息了一声,而一旁的如雪看到遥寒有些释然的神情,微蹙的眉头也渐渐舒缓开来。  2、  被遥寒斩杀之后,罗刹的魂魄飘出了东海。  他拖着沉重的脚镣走在黑白无常的前面,而在他面前,是虚无缥缈的空间,许多飞翔的灵魂在他周围飘来飘去,那丑陋的面目叫人看了作呕,他甚至还能听到阴厉的笑声。  看着眼前这一切,罗刹深深叹息一声,无论如何他都没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凡人手上。  “两位大哥,求你们放我回去,哪怕再给我一天的时间也可以!”罗刹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嚣张气焰,尽管他是北海龙王的儿子。此刻的他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无论曾经多么荣耀,一旦踏入黄泉路,所有昔日的光环都会黯淡下去。  “少废话,快走!”白无常冷哼一声,不耐烦地说道。  “可是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罗刹的脑海里反复涌现出一箭射穿自己的胸膛的情景,他不甘心,认为那箭尽管所向披靡,但总有一招可以破解,一路上,他都在想如何破解这一箭的事,心中对遥寒的恨更增加了百倍千倍。  “遥寒,你等着吧,我会叫你死的更加悲惨!”  “说什么废话!你觉得说这些还有用吗?你现在入了冥界,不但不知道忏悔,竟还敢去想阳间的事,就这一条,我若说出去,估计就有你好受。不过,念在我跟你父王昔日还有些交情的份儿上,一会儿到阎王那里,这些话我可以不提,但是等你见了阎王,可要慎言慎行,一旦说漏了嘴,可是谁都帮不了你了!”黑无常面无表情地说着这些,其实平日里,他懒得多说一句话。  白无常摇了摇头,因为这是他听过黑无常说过长的一段话,在他听来,这些话还充满了那么一丝人情味。  “前面就是地府,别想着杀遥寒了,你还是祈求三道轮回里,找个好去处吧!”  看着前面陌生的一切,纵使罗刹有着北海龙脉的仙体,此刻双腿也颤粟了起来,不过他这人也心狠,只片刻间,所有顾虑都打消了,大步流星地朝阎罗殿走去。  阎王端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上翘的胡须和垂下的眉毛几乎盖住了整张面庞,不过他凶厉的目光却叫人一览无遗,人都说见了阎王,魂魄都被吓破三分。  罗刹望着面目恐怖的阎王,深深鞠了一躬,这人平日里虽然跋扈,但是身居北海中数百年,他深谙礼数。  这一鞠躬,倒是叫阎王那摄人魂魄的目光收敛了几分,一拍桌子道:“你就是北海龙王的儿子罗刹?”  罗刹听到阎王嘶哑的嗓音喊着自己的名字,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差点儿从喉咙里飞出来,略作平静后,才道:“小人正是罗刹。”  阎王仰天一笑,声音比鬼哭还要难听,整个地府的建筑在他的笑声里变得颤颤巍巍,一些游荡的孤魂野鬼听到这笑声,都颤抖着躲藏起来。  “好!终于等到你了。你们先下去!”阎王向前一探头,整个身子也欺近了罗刹。  罗刹见黑白无常已经消失,本来就没了着落的心脏,此刻变得更加紧张,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隐隐间,他觉得气氛有些不妙,因为他从阎王的目光里觉察到了不祥的预感。  正如罗刹料想的那样,阎王略微前倾的身体待黑白无常隐去后,已经缓缓靠在了椅背上。遒劲的胡须微微颤抖,不怒自威,叫人不敢直视。  地府的空气在此刻变得冰冷异常,罗刹不怕死,但是受不了此刻的气氛,良久后,他缓缓抬起头,但见阎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不知在哪生出的魄力,罗刹凛然道:“我在阳间虽然没做过什么好事,但是也没有犯过多大的过错,今日阎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本想说出这话会得到阎王的赏识,却怎料到身前的阎王一阵咆哮,大喝道:“好你个罗刹,敢在地府吆五喝六!你可知道,就算你父王对我也要毕恭毕敬,在我冥界,是龙你得蜷着,是虎你得卧着!”  阎王的咆哮声响彻在地府的冥殿间,罗刹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因为他看见阎王已经一甩袍袖站了起来。  “左右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给我放进油锅。”  大令一下,在冥殿的地上生出两朵黑烟来,伴随烟尘消散,一胖一瘦两个面目狰狞的恶鬼不由分说就要将罗刹押走。  地府的油锅乃是真火所烧,寻常之鬼哪怕沾上一点儿,也会不得超生,更何况这次是被丢进油锅,听得此言,即便是罗刹心狠,额头上也留下了凉汗。双腿一软,跪在阎王身前,颤抖地说道:“还请阎王开恩,小人新鬼不懂地府规矩,求大人开恩。”  阎王看着身前叩头的罗刹,心道:“怪不得无法将遥寒斩杀,一个小小的油锅就被吓成这样,如果这件事叫天上那位知道,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情景。”略作思考之后,阎王冷哼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拉下去!”  听到阎王从轻发落,罗刹又叩了几个响头,被两个小鬼架了出去,片刻后,冥殿外传来撕身裂肺的惨叫声。  阎王走下阎罗殿,背负双手,思考着一件事,良久后,喃喃道:“天上那位叫我给这小子一个机会,难道这事……有些蹊跷。”  正在此时,阎王身后的地上又生出一股浓烟,一个小鬼头也不敢抬,跪在地上。  “启禀阎王!”  “你打探到了什么消息?”  小鬼见阎王没有回头,心中惴惴不安,胆战心惊道:“小的仔细查过了,这罗刹死于东海龙宫,据说是被弓箭射死的!”  阎王听完,紧锁着眉头沉吟了半晌,心道:“我说天上这位为何叫我做这件事,看来这事挺棘手啊,一旦有个闪失,我地府还不被那人搅个天翻地覆啊?”  一旁的小鬼次见阎王如此伤神,他甚至看到了阎王的身体都在颤抖。  不知又过了多久,阎王道:“小武的肉体是否还在?”  “回阎王,还在!只是那肉体当日被罗刹用绝命刀砍得有些……”  “把罗刹给我带回来!”  不消片刻,罗刹便由两个小鬼拖进了阎王殿,这才多一会功夫,方才看上去油光顺滑的北海龙子,现在已被皮鞭抽成了血人,叫人见而生厌。  尽管仅存一丝气息,罗刹依旧感恩戴德道:“多谢不杀之恩,多谢……”  阎王负手而立,冷哼一声,喝道:“过一会儿你便要喝下孟婆汤,前世的事都会忘得一干二净。”  听到此处,罗刹咬了咬牙,也顾不得遍身疼痛,呲牙咧嘴道:“阎王爷爷,小人只有一事相求,我当日死在遥寒的弓箭之下,心中多有不甘,只要大人能给小人一次机会,叫我手刃遥寒,就算是做牛做马,小人也心甘情愿!”  阎王仰面一笑,道:“你已死过一次,再回阳间,岂不还是会死?”  罗刹生生呼出一口气息,赶往地府的一路上他都在想着如何除掉遥寒,却没有想到阎王说的这件事,如今听来,心中鼎沸的怒火也如遇到了一盆冷水,顿时凉了下来。  阎王见时机已到,在大殿内走了两步,道:“遥寒这人的确是阳寿已尽,命中劫难谁也更改不了,你以为我方才不敢杀你?”  罗刹一时间有些茫然,不明所以地看着阎王。  阎王摸了摸自己的胡须,喝道:“我地府绝不会假公济私,但遥寒那一箭不但将你射死,还将我地府射穿了一个洞,现在地府正在阳间搜罗的逃走的灵魂,所以这个人必须铲除。”  罗刹听完这话,心中骂道:“你要说什么我都能猜出来,还说不是假公济私?”  果然,阎王道:“你去杀了遥寒,一些事由我来安排……”  3、  阳光洒在郇阳寨的古道上,如雪和双儿化作凡人来到了遥寒家的木屋内,此番她们不是来此避暑的,而是受了遥寒的托付,要看一件东西。  双儿自从遥寒进驻东海后就变得孤独起来,平日里她还能跟如雪撒撒娇,然而现在的如雪把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东海事物和遥寒身上,与她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姐姐,你真的相信那个梦?”  如雪淡淡一笑,她深爱着遥寒,当然相信着关于他的一切,轻轻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院落中的一块儿石头上。  双儿望着如雪的目及之处,此番她的心里很委屈,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自从身旁的这个姐姐嫁给遥寒之后,她能感觉到姐妹间的情谊正在慢慢消逝,往日的欢声笑语已经不在。  作为女人,双儿心思细腻,她感知到了这种变化,却没有说出来,相反,当如雪叫她陪自己去郇阳寨的时候,她还是欣然来了。  郇阳寨毫无变化,往日的一幕幕仿佛就在昨天,然而往日她本该拥有的东西却在流逝。  如雪没有想到双儿思考的问题,她的心里只有遥寒那忧郁的眼神和痛苦的神情,她多想叫自己的相公像以前一样,可以快乐地跟自己生活在一起。 共 20113 字 5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医院
云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会引发癫痫病的具体原因是什么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法甲 网站建设小程序开发报价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