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杨柳】流水吟(古体诗)“毕业”

时间:2020-03-27 13:19:32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六月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那天黄昏,晴朗的天空突然间天灰地暗,乌云滚滚,只那么一瞬之间就雷电交加,急风暴雨铺天盖地而来,弄得满马路上的行人都惊慌失措地找地方躲藏起来。
人流当中的平庸,慌三忙四地就近来到一家马路边的洗头房,停下自行车,锁上车锁,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洗头房的大门前,伸手推开屋门,只见屋里坐着的那几个小姑娘立马齐刷刷地都站了起来,几张小红嘴就像鹩哥似的异口同声地问:“先生,洗头还是按摩呀?”
平庸当时是害怕让疾风暴雨给淋成一个落汤鸡,根本就没想过跑进来干什么。他站在屋门里,面对着这么几位年轻、漂亮又热情的小姑娘,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了。他一边用双手擦了几把脸上的雨水,一边口吃地说:“不,不。我,我是来剪头的。”
平庸这么鬼使神差地说着话的时候,他就已经走到了剪头椅子跟前,大模大样地坐了下来。
一个留着短头发,个头不高,胖乎乎的小姑娘来到平庸的身后,用两根手指头轻轻地揪起平庸后脑勺上一撮湿溜溜的头发,嘲弄地说:“先生,你的头发不长啊!怎么剪?想要剪个和尚头吗?”
那个小姑娘说完,一转身便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翘起二郎腿,伸手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一盒香烟和一个打火机,从里面抽出一根香烟,啪嗒一声点燃香烟,撅着小红嘴,一口接着一口地抽着香烟,眯缝着双眼吐起烟圈来。
这时侯,另一个坐在连椅上的那个瘦瘦的,发育不全的小姑娘冷冷地说道:“他是跑进来避雨的。”紧接着她又用一种戏弄人的口吻朝着平庸说:“避雨就避雨呗,这么大的人啦,脸红什么呀!在这儿避避雨,我们不会收小费的,你就放心好啦。”
两个小姑娘一唱一和的,弄得平庸怪不好意思的。这个时侯,另外一个细高个,大眼睛,留着披肩发,身穿淡黄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走到平庸的身后,甜甜地说:“先生,外边的雨下得这么大,你这样傻坐着也没意思。你的头发都让雨水给浇透啦,我给你干洗干洗吧。行不?先生。”
平庸就势下台节,连声地说:“行行行,行行行,行啊!这雨水不干净,你就给我干洗干洗吧。”
身穿淡黄色连衣裙的小姑娘浑身散发着香水味,脸上涂抹得像个小妖精似的,她一边给平庸洗着头,一边笑眯眯的,有话没话找话说地和平庸闲聊了起来。另外那两个小姑娘也时不时地你一句,我一语,有一句,无一语地和平庸搭闲着。只一会儿的工夫,平庸就已经没有了刚进门时的那种狼狈样子了。
身穿淡黄色连衣裙的小姑娘给平庸干洗完头,洗了洗双手,擦了擦,又来到平庸的跟前,笑眯眯地拉起平庸的一只手说:“你看,雨下得这么大,你也回不了家,干脆,我再给你做个泰式按摩吧?怎么样?先生,我不会多收你的钱,连给你洗头算在内,只收你80元钱。怎么样?先生,你还想个啥呀!这么便宜的事,你到哪儿去找呀!”
这时侯,那个个头不高,胖乎乎的小姑娘也赶紧帮腔地劝说着平庸:“去吧,去吧,先生,别犹豫了,她的手艺是我们店里的,平时她忙都忙不过来,你就赶快跟着她去按摩按摩吧。泰式按摩很舒服的,我不骗你,真的!先生。平时泰式按摩都是100元,今天下大雨了,没有客人,她才这么便宜给你按摩的,你就赶快跟着他去吧,别在这儿磨蹭啦!赶快去享受享受她的手艺吧。”
我们家老一辈子里头也没有谁干洗过什么头,就别讲什么泰式按摩了。平庸的脑子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心里头就又寻思着,今天尝了尝干洗头的滋味,还真是挺不错的。反正口袋里有100元钱,外面的雨下得这么大,一时半会儿走也走不了,坐在这儿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干脆就潇洒一回吧。
平庸坐在剪头椅子上,心里面这么一寻思,浑身就来了一股热劲,二话没说,站起身子,就像他们公司那个肥头大耳的李经理给职工们开大会走进会场的时候,挺着将军肚子,倒背着双手,板着一张老驴脸,目空一切地迈着四方步,跟着那个身穿淡黄色连衣裙的小姑娘走进了按摩室。
平庸大模大样地闭着双眼躺在按摩床上,小姑娘废话连篇地和他闲聊着。二十分钟还是半个小时,平庸算不清了,反正是还没有等到他弄明白泰式按摩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小姑娘的两只小手相互一拍,啪的一声,就听见她说到:“好啦.先生。时间到了,起来吧。”
平庸睁开双眼,好像从梦中醒过来似的,不由自主地就顺嘴冒出了一句:“这样就算是完事啦?”
小姑娘笑嘻嘻地说:“是啊,到点啦。”说完,她就用一种怪怪的眼神,十分暧昧地看着平庸又说道:“如果你还想干点什么,当然就不会完事了。你想吗?要不要打飞机?要打的话,我就好好地给你打一打,保证打得你浑身都舒服,怎么样?先生?打不打?”
小姑娘见平庸躺在那儿没有什么反应,就又淡淡地问道:“先生,你是不是次到洗头房里来按摩啊?
“谁说我是次到洗头房里来按摩,我不经常按摩这倒是真的。打飞机?怎么打呀?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可不再打什么飞机了,如果再让你打的话,你就能把我浑身的骨头节都给打得散了架。”
人呀,有时候还真是挺奇怪的。平庸明明是头一次到洗头房里来按摩,可人家小姑娘这么一问他,他却不肯承认了,还挺生气的,还觉得这个小姑娘小看了他似的。他悻悻不乐地下了按摩床,穿上鞋,站起身子头也不回地就往屋外走去。
小姑娘站在那儿楞了一下神,就猛地一扭身,抬腿抢先一步走在了平庸的前面。她一边往前面走着,心里一边暗暗地骂着:“这个土包子,连打飞机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还在这里给我装二爷,真他妈的没劲。”
平庸跟在小姑娘的身子后头往前厅里走了几步,小姑娘突然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问道:“先生,我的按摩手艺怎么样?挺舒服吧?”
平庸停下脚步,借着暗淡的灯光,看着小姑娘那种诡秘又得意的神态,心里有点不舒服,但他还是不忍心扫了这个小姑娘的兴头,就站在那儿顺口应付道:“好,好,舒服,舒服,挺舒服的,你的手艺还算是挺不错的。”
小姑娘还没有等到平庸的话音落到地上,就咯咯咯地笑着往前面的大厅里跑去了。
说实在的,这个小姑娘的泰式按摩手艺究竟怎么样,平庸还真是说不上来,因为他并不知道泰式按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刚一开始按摩的时候,平庸觉得这个小姑娘的手劲还不小,捏得他浑身都挺疼痛的,他强忍着,不好意思出声。后来就好多了,可能是小姑娘累了,手上没劲了,他感觉着小姑娘的那一双小手轻轻地在他的后背上到处拍拍,掐掐,揉揉,还算是挺舒服的。
平庸出了按摩室,可能是心里作用吧,感觉着全身都让那个小姑娘连捶打又掐吧地弄的不得劲,全身的骨头节都好像散了架似的。心里琢磨着,还舒服哪,纯粹就是受了一回洋罪。尤其是在付钱的时候,心里头就更不是个滋味了,还有一种被那个小姑娘给戏弄了的感觉。他走出洗头房大门的时候,嘴里头还小声地叨咕着:“舒服,舒服个屁!不值。真是不值。”
雨停了,天也黑透了,平庸神情沮丧地骑上自行车,一路猛蹬着车凳子往家里赶。到家里的时候,张慧娘早已经将饭菜做好了。他刚一进屋,张慧娘就埋怨道“你到哪儿去了?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中午我让你拿雨衣,你就是不听话,你看看,这雨下得多大呀!没淋着你吧?赶快换件衣服来吃饭。儿子刚才都饿地咋呼了,你要是在不回来,我们就不等你啦。”
平庸像做了件什么亏心事似的,一进屋就堆着满脸的干笑,吃饭的时候,也不敢正视张慧娘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心不在焉地用鼻子哼哼着应付张慧娘的问话。张慧娘见问不出平庸一个什么所以然来,也不再追问,把脸一沉,低下头去,自顾自地吃起饭来。
平庸草草地吃完饭就赶紧钻进了书房。他需要安静一下,需要静静地好好想一想,等一会儿好怎么糊弄张慧娘,怎么说谎才能圆满一些。可还没有等到他想好编造什么谎话的时候,张慧娘就已经寒着小脸走进书房,随手关上书房门,不依不饶地追问他干什么去了。
平庸生性呆板,说话办事从来都是直来直去的,坦率的很,心里头根本就藏不住什么事情。何况此时此刻,做贼心虚,哪里还能招架得住张慧娘这一连串的追问。他就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似的,低着头坐在椅子上,一边喃喃地和张慧娘说着他洗头、按摩的经过,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二十元的钞票放到了写字台上。
“好哇!你还真行啊!我平时连双鞋都舍不得买,你竟然敢拿着我的钱上那种地方去,你还算是个人吗!啊!你今天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要到那种地方去躲雨?啊?你说!你哑巴了?说话呀!怎么,心虚了?你说啊!不敢说了吧!你这个缺德玩意儿……”
张慧娘一边朝着平庸吼叫着,一边用她的手指头指点着平庸的头皮。张慧娘越是吼着平庸越是气的慌,嘴里的话说的也就更加难听了。
“你躲雨,躲什么雨!啊!我看你是心术不正。什么地方不能躲雨?那种地方是好人去的吗?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我呸!你真是脏死我啦!我告诉你,以后你就别想再碰我一下子。”
平庸被张慧娘给骂得昏头昏脑的,还没等到他醒过神来,张慧娘就跑出了书房,进了卧室,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你这是干什么,我不就是花了你八十元钱,值得这样子吗?真是的,这算是什么事啊!”
平庸站在卧室门口,身子靠在门框上,小声小气地冲着卧室里趴在床上呜呜大哭的张慧娘嘟囔着。他是在向张慧娘解释,还是在道歉,还是在埋怨,他自己也弄不清楚了。也许,几层意思都有吧。也许,只是向张慧娘发泄他心里头还在窝着的那股懊悔的情绪。
“你说什么?你就花了八十元钱!哼!你可真是挺阔气的呀!光是钱的问题吗?啊!你做没做缺德事?啊?你心里头明白!今天你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要到那种肮脏的地方去躲雨?你说不明白就不行!我就跟你没完!……”
平庸本来就觉得自己在外面已经吃了亏,心里头就堵得慌,张慧娘不依不饶地跟他这么一闹腾,心里就更加不以为然了,他不由自主地就提高了嗓门,冲着张慧娘吼道:“你把话说清楚一点,谁做缺德事啦?啊!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真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小女人。”
平庸的话音刚刚落到地上,张慧娘猛地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挺直身子,怒气冲冲地瞪着平庸的脸就竭斯底里地喊叫着:“你见过世面,你出过国,你留过学,你是个洋人,我呸!你爹妈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一个不要脸的洋种来了。”
平庸看见张慧娘那种发疯的样子,也不敢再说什么了。心里寻思着,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你吗,就气哼哼地到客厅里去了。那一夜,平庸躺在厅里的三人沙发上怎么也睡不着觉了,心里头乱糟糟的,他觉得自己非常冤屈,总觉得心里头有股怨气发不出来,憋得难受。
那几天,平庸每天上班下班的路上,他的双眼睛都格外地注意起马路两边的那些洗头房来了。他这一注意不要紧,还真地下了他一大跳。马路两边那一家一家洗头房的店名几乎都有个花字,什么山菊花洗头房、野玫瑰洗头房的,都透露着一股邪气,而且那些洗头房的门面装潢都装饰得花里胡哨的,那张贴的宣传广告几乎都是一些近似裸体的妖女,让人们打眼一看心里头就不舒服。尤其是洗头房大门前那些放肆的女郎,一个个涂抹的就像个小妖精似的,她们站在店门前,叼着香烟,趿拉着拖鞋,穿着短裤和紧身衣,不断地骚扰路上的行人,卖弄风骚地揽生意。她们那种放荡的浪劲头,不让人们反感就奇怪了。况且人们的信仰道德缺失,就会失去做人的底线啊。
那天上午,平庸在办公室里,坐在沙发上,嘴上一边品着茶,心里一边寻思着,在当今这个社会上,洗头、按摩,那根本就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吗,老婆的思想观念太陈旧,偏激的简直是不可理喻了。他这么寻思了一会儿之后,就又琢磨着,那些整天逛游在街头上死皮赖脸拉客的野鸡,那些摇头晃脑,打架斗殴的地痞流氓并不可怕,那些社会渣滓掀不起什么大浪,翻不了什么天。他觉得可怕的是上流社会里那些整天坐在主席台上作报告的政治流氓、经济流氓、学术流氓、 流氓,他们一个个的通晓古今、神通广大,他们一旦害起国家,害起社会,害起老百姓来,那才是真的不得了的事情……

共 46 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揭露社会阴暗面的小小说。男子平庸,在躲避大雨时,无意中闯进了一家洗头房,在洗头房的服务员激将下,潇洒了一回,花了八十元钱,洗了头,做了次按摩,他后悔这钱花的不值,被人涮了。回到家中,面对着老婆的逼问,他不得不说出实情,招来老婆不依不饶的吵闹,无奈之下,他躲到了外面,在看到街上各种花枝招展的广告,放肆的女郎时,他倒有点见怪不怪了,他认为小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一些政治流氓,经济流氓、学术流氓、 流氓 他们害囯害民堪比小流氓危害大得多,小说来自生活,贴近生活,生活中这样的事例不少见,具有社会意义。小说语言朴实,在写感情纠葛的同时也鞭挞了社会的黑暗面,具有讽刺意义,反映了作者对社会的忧患意识。欣赏,问候作者!【编辑:刘柳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50845】
1 楼 文友: 201 -05-08 1 :12:45 问候作者,写作快乐,春天快乐!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2 楼 文友: 201 -05-08 1 :20:47 改革开放既有好的一面,也滋生了各种不良风俗,小说中的现象在现实生活中不少见,应该引起社会的关注。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楼 文友: 201 -05-08 1 :21:29 祝作者创作丰收,佳作不断,创出佳绩。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4 楼 文友: 201 -05-08 15:54:42 一篇很奈人寻味的小说,情节紧凑,语言流畅,充分体现了作者驾驭文字的能力。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5 楼 文友: 201 -05-08 20: 7:45 祝贺美文成精,杨柳因您的加入而生辉,祝您再接再厉,再创佳佳绩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6 楼 文友: 201 -05-08 20:54:09 构思巧妙,文笔流畅,值得品读! 爱好广泛,待人真诚,追求真理,营造高质量人生。
7 楼 文友: 201 -05-08 22:2 :29 恭喜你佳作成精,杨柳因你而更精彩!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8 楼 文友: 201 -05-08 2 :4 :1 谢谢编辑朋友们的关注和点评。 留点念想
9 楼 文友: 201 -11-0 14:11:07 欣赏作者的文笔,拜读了! 弃燕雀之小志,慕鸿鹄而高翔。季节性过敏性鼻炎用什么药
什么水果消肿止痛
儿童便秘怎么办
小儿肠痉挛腹痛症状有哪些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