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娱乐

雨墨牛角尖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20:53:11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说起来,我算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其实并不是我喜欢钻牛角尖,而是不自觉就钻进去了。反复吃亏也不会改变。我想这个真是不由人。人的脾性是十分顽固的。我还见过很多人像我一样,老要钻牛角尖。遇到个什么事情了,拔也拔不出脚来,一个劲儿地往里钻,真正有股不撞南墙心不死的劲头。钻牛角尖的害处我不说大家也明白,不过明白归明白,逢到什么事,人们还是要犯这个错,有时候还错得离谱。其中至今常想起来的有两个,一个是男的,疯了;一个是女的,死了。都是钻牛角尖惹的祸。  下面就是他俩的故事。   一、常伟  常伟站在那里,向人们张开双手,哇哇地吆喊着什么。  正是下班时间,女工们涌出厂门,纷纷往宿舍走。厂门和宿舍大门离得不远,有一二百米,就在一条街上。女工们一看见常伟,都吃了一惊,犹犹豫豫的不敢再往前走了。  在我们厂,谁也知道常伟的故事。不过知道归知道,没有哪个人愿意理睬他,尤其是这些成天唧唧喳喳像百灵鸟一样的女工们。她们都知道,常伟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之前,可不是人见人厌的主儿,那时候的常伟,清秀俊朗,高大帅气,加之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哎——啧啧!唉!  这口气只是悄悄在一些姑娘们心里叹一声罢了,她们照样跟大家一样,见了这个疯疯傻傻的常伟,由不得退避三舍,能躲就躲。  常伟疯了有两年多了。他之所以还能自由自在活动,是因为厂里对他实行了特殊照顾。大家还记得,在一进厂门的传达室外墙上,曾经张贴过有着这样话句的告示:  因常伟不服管理,公然谩骂厂领导,且屡教不改,给予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二年的处分……  不过话虽如此说,小道消息还是源源不断地传出来。人们说,从警校毕业,在厂保卫科上了不到两年班的常伟,本来是马上就该转正了,不料他处的对象梁三娥和他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她被厂里某副总看上了。还有人说,本来也没啥事,人家有高枝攀是人家的福气,怨只怨常伟咽不下这口气,班也不好好上了,不是成天借酒浇愁,就是喝上酒跑去跟副总理论,你说这能理论出个情由来?理论来理论去,可不就骂上了?逢到这时候,就有人冷笑一声说:骂?换了我,非敲断他龟孙一条腿!  人说屋漏偏逢连阴雨,还真是。这常伟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了,流年不利,过了几个月,到转正时候了,却迟迟得不到转正的消息。他再三再四地跑去问,直到把科室领导也问烦了,见了他根本就没个好脸子。人们就又传出来一些饶有意味的话来。常伟也不管,越发我行我素。衣服脏了也不换,头发长了也不理,胡子也不刮,澡也不洗,整个人说邋遢就邋遢下来了。这便又给人们的茶余饭后添加了一些说道。  至于那梁三娥,本身也并不是多么出类拔萃,无非就是在常伟眼里变成了西施。她个头不高,偏瘦,瓜子脸,长头发,单眼皮,喜欢歪着脑袋瞅人。人们一说起她,就会说,那个歪脑袋看人的货。所以在人们看来,常伟根本用不着因为个梁三娥邋遢成个不成人样。不过怎么说呢,大家谁也不会想到,若干年后,梁三娥居然就被那个副总扔抹布一般扔掉了,不过这事其实也正常。只是到那时候,常伟本人早不在厂里了。再且说了,那个让他曾经难以割舍的梁三娥日后成了什么样子,说实在的已经与他没什么关系了。  你会说,这纯粹就是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嘛。对,生活不动声色,虎着个脸,总是叫你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故事。我们的生活里,真是太缺少一些新鲜故事了。  人们说,也终归人们说,什么事情也解决不了。反正常伟是不但丢了女友,连工作也丢了。当然转正的事是更谈不上了,因为他连正常的行为举止也丢了。没过一年,他就痴痴呆呆的了,见了人就嘿嘿嘿傻笑,要不就莫名其妙地大喊大叫。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有一天,下班的女工居然看到常伟站在他经常站着的那个地方,双手攥着自己粗大的性器,呼呼嘿嘿地喊叫个不停,吓得她们惊叫失魂,一蛙声做鸟兽散了。  再然后,就说不定什么时候常伟又故伎重演。没法子,厂部只好把他送走。有人说是把他送回他老家了,那是相隔很远的南部一个省区。也有人说是他被送到了市里的精神病院。孰真孰假?未知。人们该怎样过还怎样过,常伟就再没人过问了。少了一个祸害,人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尤其是那些女工们,可以放心大胆地上下班啦,完全彻底地没有了后顾之忧。可能她们在内心里,还要衷心感谢厂部的英明决策哩。  一直到现在,我离开厂子也十四五年了。屈指数来,他离开我们的视线,也有二十多年了吧。不知常伟目前在哪儿?他还在世不在?如果是早就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对他而言,应该也是一件足可庆幸的事吧。虽然,他的冤屈显而易见。但聪明的你知道的,这样的事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不说也罢。     二、凤凤  曾经有个女人,就是因为钻牛角尖,把命给搭进去了。哎,想一想真是不值。不过,惯于钻牛角尖的人是不会返回头去想什么值不值的。世上没有后悔药。事情一旦发生,就追悔莫及。  这个女人曾经是我的老师,那年我们上初一,她教我们的物理。有一天班上一个男生太淘气了,居然一直在课堂上跟人乱说话,还阴阳怪气地接老师的话音,老师说一句:“力的三要素。”他也跟一句:“力的三要素。”老师说:“大小方向作用点。”他也跟着说:“大小方向作用点。”多半节课过去了,他不管老师的制止和呵斥,仍然摇头晃脑地接话音,逗得同学们哄堂大笑。这让老师很是气恼,她腾腾腾走过去,就拎着这个男生的耳朵站起来。男生咧着嘴叫:“疼!”老师就说:“疼也是你自找的,活该!”男生就骂:“坏女人!”老师一手揪住他的头发,另一只手就是一个“股子屁”。所谓“股子屁”,就是趁对方不注意,用手掌在其后脖颈上猛劲儿拍。人要是没防住,使劲拍那么一下,还是很疼的。所以男生呲牙咧嘴带上了哭腔,跟着就是一句国骂:“妈的!”老师就呵斥道:“学习你倒是扯且的臊,灰起来倒是数一数二的,咹?把你个灰锤!”便一个接一个“股子屁”不松手。男生就一句接一句地骂:“妈的!”两个人闹到这个地步,全班同学是没有想到的,正惶然不知所措时,老师的牛劲儿上来了,她扯住男生的衣襟子,一迭连声嘶声喊:“走!我妈在家呢,你走!不走不是人养的!”看出来男生明显有些怕,但是嘴上却毫不示弱,还是不歇气,翻来覆去就是那么一句国骂。这时候一个男老师路过教室看到了,急忙进来把两个人拉开。女老师气极败坏,恼羞成怒,抓起黑板擦来一甩,差点砸到一个女生脸上,女生脸色蜡黄,也不敢做声。老师看也不看,“噔噔噔”管自己走出了教室,并且连续三天没上课。多亏了学校领导从中间做工作,她才又走进了教室,但是有一条,一下也不跟那个男生说话,就连正眼也不看。说来也怪,那男生也像是遭了霜打似的,变得绵绵善善的,再不在课堂上捣乱了。  没想到,这个学期完了,假期结束,女老师就再没来学校。她本来是民办老师。据说她跟人说:“咋也是个活哇,人还能叫尿憋死?犯不着跟那些不成气候的货死耗。”人们私底下说,树怕伤根人怕伤心,她是叫伤透心啦。  女老师名字挺好听,叫凤凤。她男人是煤矿上的下井工人,挣钱不少,不过一般不在家。听说她先后做过几桩买卖,卖过成人衣服,卖过毛线,卖过女人内衣,都没挣到什么钱,后来就见她倒行做起了卖菜的营生。人们都说卖菜这买卖不赖,每天人们都得吃菜咧。于是我们就常常看到卖菜的凤凤了。  在县城那个一过大桥路东边的摊位上,并排有几个卖菜卖肉的,她就是其中一个。几年下来,风吹日晒雨淋,她脸膛黑了红了,皮肤粗了糙了,说起话来也是男人似的天不怕地不怕,夹荤带素的,惹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一来二去人们都习惯逗她说话了。不仅是那些摆摊子的,就连站街看热闹的闲人懒汉也有事没事就凑到她跟前鼓捣上一句两句。  有一天,人们照旧扯闲话消磨时间。有一个人称“二民民”的光棍汉,是紧挨凤凤卖肉的,眼瞅着大街上空荡荡的,就逗乐意说:“这是找上个小姐才过瘾咧,空耗到这儿刮凉风不叫个营生。”人们都知道这家伙虽然是个光棍汉,但是就会耍嘴皮子,真要是叫他上真的,他就是个缩头乌龟,所以一般人们也懒得理他。但是凤凤今天不知哪根筋别住了,慢条斯理地回了他一句:“就你外把式,给你找上个女人哇你能耍了。”二民民就很是气恼,发狠说:“咦,这倒不用了干啦,你就给咱找上个女人来,看我耍啦耍不了!”凤凤跟了一句:“哎,罢说啦,你要是有种,咱这不是现成的女人么!”二民民也是邪火上来了,本来是蹲坐在那里的,这时候就“蹭”地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大声喊道:“伙计们都给咱作证,凤凤人家既然都这么说了,咱大老爷们儿一个,也把话撂这儿啦,她要是真的敢把裤子脱下来,我要是不上她就对不起咱这二百斤啦!”说时迟那时快,谁也没反应过来呢,凤凤就一把褪下了裤子,闹得跟前看热闹的一帮人先是一个愣怔,跟着就都起哄起来:“二民民,上!二民民,上!”倒是那二民民,吃了一惊,愣上一愣,搓搓手说:“这女人倒生硬的咧,连句玩笑话也不让说啦。”  “玩笑话?”凤凤脸涨成了猪肝子,“二民民,你还是个男人啦不是?”  二民民躲闪开凤凤锥子似的目光,看着人们,嘿嘿嘿傻笑着。就见凤凤一纵身,往马路上一辆疾驶而来的重型大卡车扑去……  当凤凤那煤矿上的男人赶回来,人们以为两个男人之间会有一场好戏看了,可是没有,平平静静的,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那男人只是待了几天,处理完凤凤的后事,就又返回煤矿上去了。人们就叹息道:“唉,可惜了,凤凤这个牛角尖哎,钻得真是不值当!” 共 37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子宫畸形原来是这样形成的,很多人没注意导致不孕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赛车 店铺新零售 成功案例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