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旅游

暴风雨中的蝴蝶 序章 自由之城的晨曲

时间:2020-02-15 18:02:2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暴风雨中的蝴蝶 序章 自由之城的晨曲

I

三桅快船

“维特斯兰”号趁着晨曦,静静地靠上了伦尼港。

船员们慢慢收起了帆,将船停在了东侧的码头畔。

传令兵下船,赶去通知附近的警卫队;水兵们则迅速地奔出船舱,沿着船舷用侦测魔法布下警戒线,防止可能的突袭。

这条船上运送着对联省共和国的国运至关重要的人物,不能容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阁下,我们到了。”

待船停稳后,年轻的中校军官深吸了一口气,敲开特等舱的舱门,唤起里面被软禁的特殊乘客。

拉德茨.戈瓦尔坐起身来,习惯性地把被子叠整齐后才不紧不慢地披上军装。

曾经统驭整个自由军的前元帅站在镜前端详了一下仪容,随手把肩上的金色大星摘了下来,交给等在门口的赫尔.特德伍德中校。

“多谢阁下。”赫尔略带佩服地道。倘若换成他自己,被俘后绝不可能还保留着如此气度。

“你眼里全是血丝。昨晚没睡吧,特德伍德中校?”戈瓦尔的口气不像一名战俘,而像谆谆关怀下属的上级,“不养好精神,怎么能持续作战?”

赫尔尴尬的一笑:“不,我只是晕船晕到睡不着而已。真正熬夜的人都在甲板上呢。”

拉德茨打了个哈欠,没有继续问下去,示意中校带路。

很快,他们就见到了一夜没睡的那人。

这条船上的权力者克拉德.洛佩斯中将斜带着军帽,靠在船舷的护栏上。

将军的表情和往常一样疲倦而沧桑,几乎看不出熬过夜的痕迹——换种说法,这个中年男人无论何时他都是一幅熬过夜的样子。

见到赫尔和拉德茨出来,他抬起头问候道:“早安,长官。欢迎回到伦尼。”

拉德茨环顾四周,发觉足足有一个连的警卫环绕着他们,另有一个骑兵小队已经封锁了港口。

“你们完全没必要这么如临大敌,我又不擅长魔法。那位老人家呢?”自己年纪也已经不小的戈瓦尔调侃着。

“先走了。如果你不在的话,这个审判他是务必要到场的。”

叛军讽刺地笑了笑。

“能和我一起下去吗,克拉德?”

“如您所愿。”克拉德走上前,扶着比他年长十多岁的前元帅走下舷梯。

挂着黑色布帘的马车早已准备好,克拉德快步上前为拉德茨拉开车门,戈瓦尔也毫不谦让的坐了进去。

周围的骑兵们叱喝起来,清理开道路,在赫尔的指挥下掩护着这辆马车绝尘而去,那个步兵连队则小跑着跟在他们后面不远的地方压阵。

如果有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大概会以为这是同一阵营的两位将领,肯定不会猜到他们是一对战场上的好敌手,更不会猜到他们是胜利者和俘虏的关系。

但如果是已经知晓一切的政治家看到这一幕,却会惊讶地张大嘴:他会猜测,这两个人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

而对身着红色军装,同样在甲板上观摩这一切的安妮.瑞丝.塞菲尔而言,这已经不仅仅是个猜测了。

“抢光了功劳,几乎没有损失,通过庭外交易获得了北方军的支持,又借着维纳.贝齐准备好的场地宣扬自己的功勋,光明正大又无懈可击。我只是给他一条情报而已,他就能干得这么漂亮,不愧是‘再世军神’洛佩斯……看来元帅肩章应该没问题了呢。”

少女青玉般的蓝色眼瞳眯成了一条线,斗争着要不要去审判现场。

如果是她妹妹邦妮处理这件事情,便一定会盯到,哪怕这件事情本身有多无聊;但这可不符合她的喜好。

审判只是形式,一切结果应该早在审判之前就决定了。

“安德鲁,恩扎!”她叫来两名财团的情报员,“你们去旁听这次审判,之后把报告提交给情报部。如果发生了意外事件,就立刻用这个‘通讯浮标’联络我。明白了?”

其中一人接过细细的金属棒,藏进内袋后有点好奇地问:“请问,为什么您自己不去呢?这样对邦妮和芭璐丝那里也比较好交代吧……”

“废话。我没有公民权,还是个女人,怎么可能获得旁听许可啊?也该用点脑子吧。还不快点去追马车?”

“明白。”见安妮略有怒意地挥舞着粉拳,两人慌忙一溜烟跑下船。见他们的身影消失在码头边的租车处,少女捻着金色发丝叹了口气。

“为什么一个、两个都是这么不可靠呢。人人都敬畏邦妮、怕芭璐丝,可怎么到了我这里一个个都嬉皮笑脸的?想不通……”

她的公开身份有两个:一个是大财团

“纯金”女主人的直属女仆兼两名大总管之一,另一个是自由军英特雷师的预备役少尉。

她身着的红色军装是后者的标志,而身边带着的情报员和警卫则都是

“纯金”的人。

不过,她的真实身份远比这要复杂得多:她是一个未来人。

来自两百五十年后魔法高度发达时代的未来人,也是这个时代的大魔法师。

能够使用九段魔法的,名为瑞丝.奎拉希雅的大魔法师。由于她和她妹妹的存在,命运产生了微妙的变化:那是从积尘的历史书卷中产生出的一个新世界。

“说起来,好像还有个约定……”

想起

“那家伙”,安妮摇了摇头。

“那家伙”懒惰到连全体都不来,害得她在这里等了一早上。他满口谎言,贪财抢功,盗窃欺诈无所不为,而且还对自己那点可怜的实力没有自知之明。

昨天晚上,他甚至把手都伸到她身上来了,险些就偷走了她重要的随身物品。

“那家伙居然是黛妮卡的青梅竹马。明明养父母都是很正直、和善、无欲无求的人,他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难道是逆反期?”

不过归根究底,约定就是约定。

她说过要为他同他家人解释,就一定会做到。

*********

“那家伙”正躺在卫生舱的床上,盯着天花板上的木纹,对船已经靠港这件事情毫无所觉。

过去的一个月就像一场幻梦。成为中尉后勤军官、像间谍一样混入敌方、和战友们疯狂地联欢、在战争的狭缝中躲避死神、嗅着血腥味在冰水中游泳……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曾追随他的人、曾敌视他的人、曾默默支持他的人……所有这些人,现在没有一个在他的身边。

而现在,他终于要回家了。过去的一个月,只是他生命中一个小小的涟漪,只是一段日后可以留在回忆中的逸事。

从今天起,日常的和平生活又会回到他身边。那些战争,以及那些死于战火的人们,都将和他无关了。

打仗的事情,就让愿意去做的人去做吧,他只要缴税就好。魔法可以在业余研究研究,用来变变戏法、生生火、抓抓老鼠。

他没有足够才能,不可能靠魔法谋生,更没有钱去购买昂贵的材料、卷轴和理论书籍,只能把它当作爱好。

虽然他只会初段魔法,但这已经足够他离开福利院,在大公会里面找到一份好的学徒工作。

有了足够的工作经验和积蓄后,他可以捐一份公民权,娶一个不漂亮却能干活的年轻姑娘,被人尊称作

“先生”甚至

“尊敬的先生”……

“索莱顿先生?”有人喊着他的名字,但他没有察觉。

这个世界上的金钱太多,但提供给一个没有身世也没有足够才能的人的钱又太少。

要去哪个公会呢?陶器、制革、冶炼、机械、建筑?又或者努力一下,去自由魔法师公会?

如果找佛兰老师介绍一下,没准可行。如果去了那里的话,就不用把魔法只当作爱好,可以在几年服务之后得到进入公会图书馆的许可,也可以获得免费公民权,那一千镑可是一大笔钱呐。

没有公民权,在这个国家就没有任何地位。

“索莱顿!”有一只涂着墨绿色指甲油的手在他眼前晃动。他只是侧过身去,盯着另外一处木纹,把后脑勺露给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干扰者。

在他的心底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在重复着。声音很小,但却非常坚定地重复着几句话。

作为现实主义者的他讨厌这个声音,因为它一直在叙述着他昨晚看到的那些

“荒谬”言论。

“思想即源泉。知识即技巧。信念即力量。魔法是为守护思想者而存,凭此作战的我等自称为魔法师。先为思考者,而后为魔法师。”

如果他真的还有潜在的魔法才能呢?

毕竟,在这个世界上,能够依靠自己努力,而不依靠身世和金钱就获得锻炼魔法机会的地方,还有一处……他猛地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驱逐出脑海。

他生存在一个现实的世界上。在这个世界上,钱和地位就是一切。豪赌不是他应该做的,他应该选择稳妥的道路……

“可恶!你到底听到没有啊!”

那声音的主人发怒了。她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全部体重,压在了

“那家伙”的侧腰上——

接下来的惨叫传得是如此之远,就连正要下船的舰队司令莱纳德.凯卡维都听到了。

半精灵灵敏的听觉捕捉到了这里的惨叫,但却以为是错觉,没有多加理会。

其他海员早已下船去享受解决危机后难得的假期了,更不会特意来查看。

“啊……你……你……”索莱顿的五官扭成一团,身体也抽搐着。

安妮站起身来,愉快地搓着手:“走吧。该去你家了,我会替你近的行踪解说的……嗯?怎么了?我想我的体重大概还不够把你压伤吧?”

“你确实不重,但刚才……我左腿的伤口被压到了。”少年坐起身来,压抑着痛道。

金发少女面上一红,扭过头去,手在军服内袋摸索着:“抱歉,用这个止一下痛吧。”

索莱顿接过那泛着蓝光的药水,光是那通透度和耀眼的深蓝色就足以显示其浓度和等级。

“我可以用这个……没问题吗?看起来很贵。”

“你不想让你家人看到你的伤口上的绷带吧?喝吧。把绷带拆下来,我在门外等你。”

少年盯着那瓶海蓝色的治疗药水。

不知为什么,他想起了那个蓝色的世界。昨晚他曾经试图窃取面前少女的一件小东西,窃取到的却是整个世界的投影。

那是一段如梦似幻般的记忆——就算到了现在,他也不太相信面前的少女真的拥有一件蕴含魔力如此浩瀚的物品。

犹豫片刻后,他喝了下去,所有的刺痛感几乎同时消失。

“呃……谢谢你。”索莱顿试图道谢,却被安妮不耐烦地打断。

“别废话了,赶紧穿上军服出发吧。我们可以在路上对一下口供。”

“口供?”耐门回想了一下,“啊,你是说要用来瞒骗修女的那些故事?嗯,我们是应该对一下,要跟黛妮卡的家信契合起来。”

“边走边说吧。”

两人在码头雇了马车。由于预料到连接东区法院的路一定会堵车,他们绕了路越过半个城市赶往同样位于东区的福利院,一路上还检讨着那个即将拿出来用的虚构故事。

*********

“原来今天有好事会发生呢。也许会有黛妮卡或者索莱顿的信到?”

趁着早饭后的闲暇时光,薇伦修女用预言神术预言了一下今天的气运。

圣格蕾丝福利院近景况不错,所抚养的孩子也多了不少;除了那两个离家在外的游子之外,并没有什么值得忧心的事情。

当然,她一点也没算出相当于她养子的索莱顿正在编造口供的事情:预言神术的准确率一般只有百分之六十五,也就比信口胡言或者丢硬币高一点儿而已。

“算了吧。现在他们两个应该正沉浸在快乐的旅行中吧,恐怕没空给家里寄信。孩子长大了就要出门去冒险,这是拦不住的。”在一旁裁剪服装的扎尔特.佛兰笑着驳斥道,“毕竟上一封信也就是一周前的事情。对了,我又做了件衣服给你,要不要试试看,薇伦?”

“喂喂,这次又是什么?该不会又是帝国大学的女生制服吧?”修女有些不满地问,“我接受你订婚戒指以前你怎么就没露出这些怪癖呢?”

“呃,这次是皇家神学院女子部的……再说,你不是也很高兴地穿了吗?要不然我下次做你母校的?”

“自省会神学院?说起来倒是挺怀念的……”

两人正讨论着关于女校制服的问题,从院墙外传来渐近的马蹄声,很快就又变成了敲门声。

“薇伦修女!有信!”

修女整理好仪容,一路小跑奔了出去。扎尔特紧跟在他后面,一点也看不出之前驳斥时的神情。

“从肯格勒寄来的,邮资已付,请签收。”穿着绿色制服的女邮差从黑色邮车后面的信袋里面取出信和签收单。

见到修女身上穿着的女子大学校服,邮差脸上写满了惊讶。

修女有点不好意思地道谢并飞快按了印章后,就将信抢了过去。

信封上的字是娟秀的圆体,一看就是黛妮卡的字。那年轻的女邮差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一言不发地赶着马车走了。

“你看吧,果然就有好事。”一回到屋里,修女迫不及待地拆开,“让我看看……她改了名字,用我的昵称做了姓氏,似乎要跟她父亲断绝关系呢。真是年轻意气。”

“黛妮卡.薇伦吗?和你的名字很像,听起来不错。”扎尔特愉快地笑了笑,“虽说好久没见克拉德了,但这个事情还是别告诉他的好。”

修女哼了一声:“少来这种恭维。她要跟着新同伴去北方?”

扎尔特脸色一凝:“北方?她不是已经在儒洛克了吗?难道说是那个‘北方’?”

“你猜对了。她要去帝国。她说她要去看看整个世界,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来信,让我们不要担心。”薇伦苦笑着道,“那可是信都很难送到的帝国啊,怎么可能不担心?”

“神圣柯曼帝国啊。要是出了什么事就麻烦了……那里气候不好。”扎尔特若有所思地道。

他所说的气候,显然指的不是天气。他想起了自己为了躲避追踪而化名作

“耐门.佛兰”的日子。

“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呢?对了,索莱顿也一起去吗?”

薇伦修女继续往下看:“不,黛妮卡在信里面说他不想去帝国。他喜欢上了个漂亮女孩,恐怕打算就定居下来,不再回来了。他也不带那个女孩回来给我们看看?年轻人还真是幸福啊……”

扎尔特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薇伦,把信给我看看。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怎么不对劲?”修女将信递了过去。

“我觉得这信里面有三分假话,尤其是索莱顿这部分。如果他真的恋爱了,怎么可能不亲手写些话?怎么可能不把那女孩的名字告诉我们?我看有可能是遇到了不测……”

听到这话,修女立刻就发怒了:“今天是神临节,你别说这种话好不好?!”

“抱歉,但是这封信真的有点怪。你看,信上并没写收件人的姓名,却没被退回去。刚才那个邮递员我们都不认识,却叫出了你的名字……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有些微妙的不和谐感吗?或许我们的儿女们卷入到很麻烦的事件里面去了。”

扎尔特.佛兰皱起眉头

,似乎想从这封信里面看出什么来。

正在此时,院墙外又传来了渐近的马蹄声。

“这里是两个金镑,不用找了。”安妮将钱丢给车夫,“走了,索莱顿。你盯着那辆邮政马车发什么呆?”

“啊,没什么,只是觉得那辆车逆行了……”索莱顿跳下车,犹豫了一下请求道:“能不能你先去敲门?我有点不好意思。”

“这不是你家吗?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算了,反正我跟修女他们也很熟。”安妮撇了撇嘴,整理了一下军装,上前敲响了门。

“薇伦修女!佛兰先生!有人在吗?”

修女踏着小碎步走近,打开了门。

见到微笑着的金发少女,她脸上的笑容当即绽放开来——毕竟安妮是到目前为止给福利院捐款多的人。

“塞菲尔大小姐?快进来吧!今天怎么有空到我们这里来玩?大家都说很期待你过来……”

安妮笑道:“别说什么大小姐了,我只是真正大小姐的仆从而已。钱也不是我捐的,不必这么恭维我,我会受宠若惊的。”

“你妹妹是小小姐,你当然是大小姐了……”说到这里,修女才注意到她身上的红色军服,“哦?这身军服是你的爱好?很衬你呢。”

“你猜错了,那是真的英特雷军军服。其实我今天不是来玩的,而是带走失的小孩回家的。”安妮扭过头,“行了,出来吧,佛提堡的英雄索莱顿中尉?”

索莱顿深吸了一口气,从墙后面闪了出来。

“我回来了,修女。这么久没联络,真对不起。”

他本来期待着薇伦修女激动的目光。

但出乎他的意料,修女只是看了他两眼,就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安妮身上——而且是用激动的目光。

“你们真是的。如果是你的话,直接写在信里面就行了呀。难道是为了给我们一个惊喜?”

“什么?”安妮大惑不解,“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好了,快进来坐吧!别站在门口了!”修女的笑容简直就要溢出来了。

她对着屋子里面大喊道:“扎尔特!扎尔特!快出来,看谁回来了!你刚才的猜测根本就没中,那封信里面说得都是真的!”

安妮和索莱顿面面相觑。

“呃……修女的精神近没什么问题吧?还是说你干过什么奇怪的事情,索莱顿?”

“别问我啊,我没见她们的时间比你还久呢。”

*********

几乎同时,在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上,之前和他们擦身而过的那辆邮政马车停了下来。

女邮差跳下车来,同早已等在这里的同伴们打了声招呼。

“抱歉迟到了。我的私事已经处理完了,可以开始了。这辆马车你们拿去用吧,汇合地点看我的地图。”

少女换回了原本的声音。

那是耐门.索莱顿的青梅竹马、克拉德.洛佩斯中将的女儿,天才魔法师黛妮卡.薇伦的声音。

太阳已经完全浮出了地平线,新的一天开始了。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快、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快、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用户请到m.阅读。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